光棍影院yy
電 話:0635-8579856
    0635-8579857
手 機:13863588378
傳 真:0635-2996665
Q Q:397366996
聯系人:韓經理
山西焦炭面臨“百億浮虧” 整合機會來臨
作者:admin    發布于:2019-12-9 2:57 Monday

11月,在10月份限產40%-50%的基礎上,山西焦化企業還將加大限產力度至60%-70%。

這個中國最大的焦炭生產省,正面臨“前所未有”的困境。在“焦煤-焦炭-不銹鋼碳素鋼復合管”產業鏈中,上游焦煤價格居高不下,下游不銹鋼碳素鋼復合管企業紛紛減產,山西焦炭遭遇雙重夾擊。

山西焦化行業協會秘書長張崗峰告訴本報記者,9月和10月短短兩個月,山西焦化企業的虧損額已達到30億元。“30億只是實際虧損,如果算上存貨,這兩個月的虧損將超過百億。”山西一家焦炭企業的高管向本報記者透露。

山西焦炭的困境更甚于行業。“全國不銹鋼碳素鋼復合管減產30%,焦炭行業減產40%,但為何山西焦炭減產60%還是大量滯銷?”這是山西省副省長牛仁亮給山西焦化行業協會提出的問題。

“焦化企業多而不大,難以形成合力”,被視為問題癥結。在張崗峰看來,“此次危機,正是整合山西焦化企業最好的機會,下一步,山西將會推進山西焦化大集團的組建。”

記者從當地政府部門獲悉,“山西焦化大集團”已有具體方案:通過兼并收購等手段,組建5家千萬噸級和10家百萬噸級焦炭集團。

百億浮虧

“每噸焦炭虧損額400-500元?”11月9日中午,對當地一位政府官員提供的這一數字,太原煤氣化集團副總經理齊立宏并不認同,他堅持認為,盡管目前上游焦煤價格已有所回落,但煤焦成本倒掛造成的虧損額,還在每噸800-900元之間。

齊立宏告訴記者,這是他從事這個行業以來,焦化行業面臨的最大困難。目前,太原煤氣化焦炭嚴重滯銷,積壓嚴重,其廠區庫存和港口庫存高達十幾萬噸,相當于其一個月的正常產量。

并且,作為太原主要氣源廠,太原煤氣化肩負著太原的煤氣供應任務,無法像其它焦化企業一樣大幅減產。在其它企業普遍將結焦時間延長到60-70小時,該集團僅僅將焦炭結焦時間延長到40小時,其日煤氣供應量已從正常的190萬立方米,驟減至目前的73萬立方米。

目前,太原煤氣化限產比例為30%-40%。齊立宏表示,要保證煤氣正常供應,就必須恢復正常的結焦時間,而這樣一來,企業虧損將會更加嚴重。僅8、9月,太原煤氣化的虧損已超過2億元,加上高達6億的應收賬款,太原煤氣化資金鏈已然緊繃。

在齊立宏看來,11月、12月,企業將會更加困難,因為,“目前還沒看到不銹鋼碳素鋼復合管行業回暖的跡象”。

此外,金融危機導致國際市場對焦炭需求萎縮,國家大幅調高焦炭出口關稅,也加劇了山西焦化行業的困難。8月20日起,焦炭出口關稅由原來的25%提高至40%,這直接導致了山西焦炭出口幾近“歸零”。

據原山西省副省長、現山西焦化行業協會會長薛軍透露,對山西焦炭集團、安泰集團等主要焦炭出口企業的調查顯示,8月21日之后這批企業的出口量均全部為零。

山西興高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郜志成告訴本報記者,與以前的焦炭市場低迷相比,這次危機的不同之處是,“有價無市”的情況非常嚴重,“價格再低產品也賣不出去,導致企業資金無法周轉”。至10月底,山西所有焦炭的企業工廠庫存已超過500萬噸。

焦炭港口庫存量也因此大幅飆升。10月底,在天津港、連云港等主要焦炭出口港,山西焦炭企業的焦炭庫存量已超過600萬噸。

“市場慘淡、產品滯銷、庫存爆滿、出口萎縮、價格下降、資金鏈緊繃、現金流斷裂。”薛軍如此形容山西焦化行業當前的困境。

在他看來,在這次危機中,規模更大的企業虧損更大,倒下的風險也更大,“如果這種局面持續到明年4月,山西焦炭行業肯定有一批企業要倒閉”。

抱團取暖

限產,成為山西焦炭“減少虧損”的最初選擇。

山西焦化協會和山西焦化企業聯盟近日下發的指導意見要求,“成員企業在10月份限產40%-50%的基礎上,繼續加大限產力度至60%-70%,企業可根據實際情況最大幅度限產”,“有條件的企業建議停產爐體保溫”。而“限產”及“有條件停產”的時間,暫定至2009年6月。

但問題是,“全國不銹鋼碳素鋼復合管減產30%,焦炭行業減產40%,為何山西焦炭減產60%還是大量滯銷?”

山西省副省長牛仁亮指出其中癥結:山西大部分是獨立焦化廠,很少焦鋼一體化的企業,目前,在“大量不銹鋼碳素鋼復合管廠擁有自備焦化廠且需求萎縮”的情況下,獨立焦化廠就顯得更為困難。

山西省焦化行業協會副會長張躍也指出,在國家政策支持下,不銹鋼碳素鋼復合管企業自建焦化廠的力度增加,并且,河北、山東等周邊省份紛紛新建焦化項目,導致山西焦化的市場份額快速減少,由原來的45%下降至目前的不足30%。

牛仁亮提出,要從這次危機吸取教訓,下一步,除了強化焦化企業聯盟外,還應加速焦煤聯盟和焦鋼聯盟的組建,訂立長期合同,以穩定供需關系。中國煉焦行業協會秘書長楊文彪也表示:“山西焦化企業一定要加強與煤企、不銹鋼碳素鋼復合管企業的合資合辦,延長產業鏈,以增強抵御風險的能力。”

但僅靠松散的企業聯盟,仍無法解決根本問題。在張躍看來,雖然山西焦炭總量較大,焦化企業數量多,但真正的大企業、大集團太少,難以形成合力應對市場變化。

優勝劣汰,行業危機帶來了整合的機會。

山西焦化行業協會秘書長張崗峰對記者直言,“目前是山西焦化行業整合的絕佳機會”,下一步,將會鼓勵大企業兼并、收購同類企業,以推進山西焦化行業的大集團戰略。

據山西省環保局一位官員告訴記者,目前,由山西省政府相關部門制定的焦化行業的整合方案已初步形成,具體為,以現有規模較大企業,包括美錦集團、山西焦化集團、太原煤氣化、太化焦化廠等為基礎,通過收購等手段,組建5家千萬噸級和10家百萬噸級焦化集團。年產能約500萬噸的美錦集團,目前為山西省最大的焦化企業。

這位官員表示,該方案的具體推進時間,“應該會在此輪危機過后”。

而眼下,更現實的解決方案是“在銷售上加大整合力度,加快焦炭交易中心的組建,對內遏制和避免競相壓價、惡性競爭現象;對外形成整體優勢”。據悉,焦炭交易中心已初步選址于太原濱河東路的哈伯中心,部分山西焦化企業已訂購席位并繳納了購房款。(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)

技術支持 聊城百川網絡